新闻动态

News

有毒气体“二噁英”从哪里产生?

发布时间:2015-08-10 19:39:15 来源:中持新兴

简介:二噁英 ---人们对它既熟悉又陌生,是目前世界公认的一级致癌物质,每次到企业搞环保认证审核和参加企业安全环保评估时,总对水泥企业未把旋窑点火焚烧时可能产生的有毒气体“二噁英”辨识出来而提出意见。刚才上网看见一篇博文“2009健康杀手:二噁英”阴影”进一步得知,二噁英对人体的危害远不止我知道的那点。现部分摘录如下:

 
杀手:二噁英
 
  垃圾焚烧后,90%的体积将转换成硫化颗粒、氮化颗粒、粉尘等有害气体排放到空气中,其中最大的排放物是二噁英。二噁英乃世纪之毒,毒素是砒霜的100倍;二噁英更是一级致癌物,可导致胎儿畸形等;此外,二噁英还易溶于脂肪,难以降解,属于持久性污染物,一旦进入人体,10年都难排出,累计到一定程度,可直接置人于死地。
 
  在反垃圾焚烧浪潮中,“二噁英”是反对的核心,是挥之不去的阴影,是无数人不愿也不敢近身的东西……
 
 \
  
 
 
  
   
  比氰化钾毒一千倍
 
  实际上,在越南战争中,二噁英的魔影就已经大规模侵入到人类世界——为了防止北越士兵利用茂盛的树林作为掩护,美军曾在当地大量喷洒了一种被称为“橙剂”的高效除草剂。战争结束后,越南陆续出现一系列令人毛骨悚然的悲惨状况:缺胳膊少腿或者浑身溃烂的畸形儿开始频繁被人看见,还有大批越南儿童一出生就患上各种先天性疾病。
 
  美军士兵也并未因为撤离越南而逃离灾难,他们中不少人被发现患上了心脏病、帕金森氏病等伴随一生的疾病,他们的妻子自发性流产和所生子女出生缺陷也增加了30%。美国医学研究机构的研究显示,导致这些惨状的正是“橙剂”,里面含有大量二噁英成分。
 
  在历史上,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是受到二噁英损害的最著名人物。他在2004年被政敌使用二噁英暗算,差一点丧命。经过数十次的手术后,他那张一度长满蓝色痤疮的脸才逐渐得以康复。
 
  现在,人人都对二噁英感到恐惧,但对它的性质却大多不甚了解。
 
  人们通常所说的二噁英其实并不是一种化合物,而是由包含了两类有机化合物(多氯二苯并二噁英和多氯二苯并呋喃)的统称。目前,大约已有419种类似二噁英的化合物被确定,这些化合物中有约30种被认为具有相当的毒性。作为毒性最强的一类,2,3,7,8-四氯二苯并二噁英(2,3,7,8-TCDD)甚至比剧毒物质氰化钾还要毒1000多倍,堪称名副其实的“世纪之毒”,被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列入一级致癌物。
 
  很少有人见过二噁英的庐山真面目,但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二噁英研究室主任郑明辉却已经跟它打了15年的交道。郑明辉甚至合成过高纯度的2,3,7,8-TCDD,他说,这种令人恐惧的物质,“就是一种无色的针状结晶体”。
 
  世界卫生组织2007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人类短期接触高剂量的二噁英,就可能导致皮肤损害,如氯痤疮和皮肤色斑,还可能改变肝脏功能,而如果长期接触该类物质,就会令免疫系统、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以及生殖系统受到损害。
 
  由于二噁英具有化学稳定性并易于被脂肪组织吸收,因此一旦进入人体,就会长久积蓄在体内。而在自然环境中,微生物和水解作用对二噁英的分子结构影响较小,因此,自然环境中的二噁英也很难自然降解消除。故此,世界卫生组织将二噁英称为“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危险化学物质”。
 
  由于二噁英的毒性是如此之高,世界卫生组织已在1998年将人体每公斤体重每日允许的摄入量从10皮克减低到1至4皮克范围内。皮克,这是个远远超出了人类想象能力的重量单位——一皮克相当于一万亿分之一克。  ??
 
  人类制造
 
  除了火山爆发、森林火灾之类的自然环境事件会产生一定数量的二噁英外,目前地球上产生的二噁英绝大部分正是由人类产生。据美国环保局的报告,90%以上的二噁英是由人为活动引起的。例如,焚烧垃圾、钢铁冶炼、纸浆氯漂白,以及某些除草剂和杀虫剂的制造过程中都会产生一定的二噁英排放。其中最难辞其咎的,就是在燃烧不充分情况下的垃圾焚烧。除此之外,含氯物质(尤其是被人们大量扔弃的塑料制品)以及在燃烧过程中有着催化剂作用的重金属,也会在焚烧过程中产生大量的二噁英。这些二噁英会随着焚烧垃圾时产生的烟尘进入空中,并逐渐沉降至地面上。
 
  地形狭小的岛国日本曾经为二噁英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为了不占用紧张的土地资源,该国在很长时间内一直大量使用简易焚烧方式处理垃圾。在最多的时候,日本国内一度耸立着6000多座大大小小的垃圾焚烧厂。
 
  日本名古屋大学农学国际教育协力研究中心的准教授岡山朋子说,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时,日本政府发现国内的空气和土壤中的二噁英含量超出了其他工业化国家的十倍以上,而焚烧厂排放的二噁英已经对附近居民的健康产生了严重危害。 “这场二噁英危机,不仅令日本国民付出了沉重代价,日本政府也因此付出了巨额资金”。
 
  正是因为这场危机,使得日本政府意识到投入重金建设更安全焚烧厂的必要性,并对二噁英、重金属等有毒排放物制定了极其严格的排放标准。
 
  为了在源头上阻止焚烧垃圾过程中产生二噁英,日本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垃圾分类管理措施。目前在日本长野县一所大学就读的学生和田祥幸说,当地居民平日里只能在特定的日子扔特定种类的垃圾,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塑料垃圾、玻璃类垃圾、废电池都分别有着固定的扔弃时间。这样的状况在日本已经成为人们共同遵守的准则,“即便是香蕉皮,不到特定的时间,也不会扔出家门”。
 
  
 要在焚烧垃圾的过程中减少二噁英的排放,必须阻止三类物质被送进焚烧炉:厨余等含水且会降低燃烧温度的垃圾;塑料制品;金属类、含汞温度计、电池等。该组织将“焚烧”视为一种“治标不治本”的垃圾问题的处理方式。
 
  而在中国,目前被送入焚烧厂的垃圾几乎都没有进行过严格分类。
 
  
  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报告称,“在二噁英被排放到环境中这个问题上最难辞其咎的,莫过于垃圾(固体废物和医院废物等)的焚烧,主要原因是燃烧不充分所致”。
 
  
  “最有效的手段是,人们应该减少垃圾的产生,并且把那些能循环利用的垃圾利用起来”,
  无处不在
 
  目前,世界上几乎所有物质上都被发现含有一定的二噁英,但绝大多数物质所含二噁英的剂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尤其在植物、水、空气等媒介上。
 
  土壤、食品,尤其是乳制品、肉类、鱼类和贝壳类食品是二噁英最乐于聚积的场所,而且它们之间往往有着密切的关联。
 
  2004年,荷兰发现一批牛奶中二噁英含量增加,事后发现,一批动物饲料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一种粘土存在二噁英附着问题;1999年,比利时的家禽和蛋类中发现了高含量的二噁英,事后发现是被PCB工业废油污染,而罪魁祸首则是,巴西出口的动物饲料中,含有被二噁英污染过的柑橘果泥球所致。
 
  这些关于二噁英危害健康的报道大多只涉及工业发达的国家,但这并不能证明在发展中国家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原因在于,工业发达国家大多都有着比较健全的食品污染监控体系、较强的危险品管理意识和完善的控制措施,能及时发现二噁英污染问题。世界卫生组织称,“(二噁英污染问题)所有国家都可能发生”。
 
  目前科学界一致认同的一个观点是:人类接触的二噁英,90%以上是通过食品,尤其是通过食用肉制品、乳制品、鱼类和贝类等进入人体。曾经有人对加拿大人进行过调查,结果显示:大气中通过呼吸系统摄入的二噁英量不到总摄入量的3%;通过食品摄入量为总摄入量的95%,其中的26.9%来自牛奶和奶制品,54.4%来自肉制品,只有极少部分来自蔬菜。
 
  因此,剔除肉食中的脂肪和食用低脂肪类乳制品,可以有效降低人体对二噁英化合物的摄入量。此外,均衡的膳食结构(包括适量的水果、蔬菜和谷物)有助于避免单一食物来源导致的二噁英过量摄入。值得一提的是,纤维素有助于人体内二噁英的排出,因此,多吃些菠菜叶、萝卜叶等绿叶蔬菜对保持身体健康有很好效果。
 
  除此之外,喜爱染发的人士也要注意了——染发用的香波中含有21.17—21.69微微克/升的二噁英,其中的一部分会在染发过程中渗入人的头皮。而在为这类客人洗发时,发廊的工作人员也可能受到侵袭,洗发时产生的废水中含有2.6—17微微克/升的二噁英,其中的一部分会顺着手指侵入到他们的体内。
 
  那些在大城市中因为工作紧张而常常以盒饭凑数的人也应该考虑一下其他选择了——最为常见的软塑料盒、发泡餐盒大多由聚氯乙烯制成,都可能在一定条件下产生二噁英。例如,随处可见的发泡餐盒含有大量的二氯二氟(代)甲烷或氟氯烷,当温度超过65°C时,餐盒就会产生对人体极为有害的苯乙烯单体毒物;而一旦温度超过200°C时,塑料餐盒就会产生出二噁英。如果不想在吃饭时摄入二噁英,就不要用塑料容器加热食品吧,尤其是高油脂的食品。
 
  吸烟人士也要注意了——日本科研人员发现,香烟烟雾中除了尼古丁等有毒物质外,也含有易致癌的二噁英类物质。

                                                                


​一分钟了解“中持新兴”

        
中持新兴环境技术中心(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持新兴”),以“创新解决新兴环境问题”为使命,针对以二噁英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为代表的新兴污染物提供防治对策咨询、技术方案制定、治理装备出售与安装等专业服务。公司自成立以来,与清华大学等单位紧密合作,承接了多个全球环境资金(GEF)项目、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项目,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和环保公益项目。

        中持新兴前身为“履行斯德哥尔摩公约技术转移促进中心 (TTPC) ,该中心是由环境保护部对外合作中心(FECO)在GEF项目支持下建立的,并在国家高科技支撑计划(863计划)项目的支撑下,为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履行<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的国家实施计划》(NIP)提供技术支持
        中持新兴与
清华大学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研究中心以新兴有机污染物控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作为研发平台,由中国环境科学学会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专业委员会主任、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余刚担任首席科学家,带领由10多名高级工程师和研究生组成的团队开展创新研究。中持新兴环境技术中心拥有“一种催化降解二恶英的系统 ZL201220443818.7;用于处理烟气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催化降解装置 ZL201320503601.5;一种POPs催化降解装置 ZL201310359533.4”等多项专利。中心研发的催化降解系统去除效果好、使用寿命长、运行费用低、无二次污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可以高效去除垃圾焚烧钢铁冶炼殡葬等行业烟气中所含二噁英,是控制烟气中二噁英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