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含剧毒二噁英的“橙剂”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2015-08-13 14:03:08 来源:中持新兴

      “橙剂”越南战争期间美国使用的落叶剂,由于当时这种化学物质是装在桔黄色的桶里的,故名“橙剂”(Agent Orange)。

      美国共向越南喷洒了7200万升“橙剂”,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和环境污染。“橙剂”由孟山都、陶氏化学等生物化学公司生产。

    1984年,经过漫长而艰辛的诉讼,孟山都、陶氏化学等橙剂制造商向一个美军老兵基金会支付了1.8亿美元,以补偿他们受到的橙剂的伤害。但是这些公司拒绝认罪,对遭受橙剂毒害的越南人,则一分钱也不付。

    1.美军越战“橙剂”受害人悲惨生活

    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美国陷入越战的泥潭。越共游击队出没在茂密的丛林中,来无影去无踪,声东击西,打得美军晕头转向。越南游击队还利用长山地区密林的掩护,保证了物资运输的畅通。

      美军为了改变被动局面,切断越共游击队的供给,决定首先设法清除视觉障碍,使越共军队完全暴露于美军的火力之下。为此,美国空军实施了一场“牧场行动计划”。

      他们用飞机向越南丛林中喷洒了7600万升落叶型除草剂,清除了遮天蔽日的树木。这些落叶剂都是由剧毒的化学物制成,喷洒时虽经稀释,但毒性仍然相当高,不管是阔叶林还是针叶林,只要遇到这种制剂,树叶就会在很短的时间掉光,树木甚至会因此死掉。美军还利用这种除草剂毁掉了越南的水稻和其它农作物。他们所喷洒的面积占越南南方总面积的10%,其中34%的地区不止一次被喷洒。

      “橙剂”中含有毒性很强的有毒气体二恶英,其化学性质十分稳定,在环境中自然消减50%就需要耗费9年的时间。它进入人体后,则需14年才能全部排出。它还能通过食物链在自然界循环,遗害范围非常广泛。

      加拿大一家环境公司在越南进行土壤样本采集和调查后发现,虽然战争已远去多年,越南人仍然在遭受着橙剂引发的癌症、基因变异等疾病的折磨。“橙剂”已成为美军留给越南人的一份有毒遗产,成为他们难以抚平的伤痛。

      由于他们血液中的毒素含量远远高于常人,其身体因此出现了各种病变。更为严重的是,毒素改变了他们的生育和遗传基因。在越南长山地区,人们经常会发现一些缺胳膊少腿儿或浑身溃烂的畸形儿,还有很多白痴儿童。

      这些人就是“橙剂”的直接受害者。据统计,越战中曾在南方服役的人,其孩子出生缺陷率高达30%。此外,在南方服役过的军人妻子的自发性流产率也非常高。


\
\
\
搜狐网新闻《越战美军橙剂遗毒制造的畸形儿[组图]》曝光了多张越南儿童受害者图片,惨不忍睹(节取)
 
     这组图中的人物只是越南当地“橙剂”受害者中的少数一部分,他们的生活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丝毫不过分,看看这些无辜的孩子们,自诩“人道之邦”的美国,又该当如何“自圆其说”呢?

      除了越南人民,就连参加越战的美国老兵也深受其害,目前除糖尿病外,美越战老兵所患的病中,已有9种疾病被证实与“橙剂”有直接关系,包括心脏病、前列腺癌、氯痤疮及各种神经系统疾病等。

      研究数据表明,参加过“牧场行动计划”的老兵糖尿病的发病率也要比正常人高出47%;心脏病的发病率高出26%;患何杰金氏淋巴肉瘤病的概率较普通美国人高50%;他们妻子的自发性流产率和新生儿缺陷率均和比常人高30%。

      无独有偶,1999年11月20日,在美国和韩国国内强大舆论的压力下,美国国防部终于公开承认,31年前的1968年建议使用“橙剂”破坏朝鲜半岛非军事区林木的是美国政府,而不是傀儡韩国当局。在得到确实的消息后,韩国“越战老兵协会”立即采取行动,公开了热线电话,要求当年参与喷洒“橙剂”的韩国军人通过热线电话登记身份,以确定具体的受害人数。有些当年参与喷洒“橙剂” 的老兵直到这时才回过神来:难怪妻子生下了怪胎,原来是“橙剂”在作怪!

      1999年,加拿大国家广播电台CBC播出了对美国政府环境保护署的环境化学家凯特•詹金斯博士所作的一次采访。在谈到孟山都面对美国老兵因暴露于橙剂中受到二恶英毒害而提起的诉讼时,詹金斯指出:“孟山都非常担心受到越战老兵起诉的影响。因此,他们对这些诉讼十分担忧。在越战老兵起诉的过程中,孟山都发布新闻稿说,他们的研究表明,二恶英根本就不是致癌的原因。这些研究的经费是孟山都给的。其目的是拒绝对越战老兵所患癌症及他们孩子的生育缺陷给予赔偿。当你因暴露于二恶英中而起诉一家化学公司时,你在法庭里是赢不了的……我是个化学家,从1979年开始就在环境保护署作环境科学研究。我能看到孟山都聘请的那些科学家的报告。至于我对这些研究的评价,我会用这么一个字眼——受到了操控。他们设计的实验得出了他们想要的结果。被假定为未受二恶英影响的人口,实际上受到了影响。某些关键性的癌症病例也由于伪造的理由而被排除在孟山都的研究之外。”

      由于公开了这些事实,詹金斯被调到了环保局的另一个部门,而且受到了两年多的骚扰。

      在历经多年漫长而艰辛的诉讼之后,1984年孟山都、陶氏化学和其他橙剂制造商向一个美军老兵基金会支付了1.8亿美元,但他们拒绝认罪。十多年以后,对于受橙剂毒害的越南人,这些公司连一分钱也没给。

       “橙剂”的幕后黑手

       橙剂由美国国防部付款采购,由孟山都、陶氏化学等化工企业生产制造。

       孟山都公司成立于1901年,它最初是以生产人造甜味剂(糖精)起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孟山都进入了医药领域生产阿司匹林药品,后来靠销售石油化工品和生物武器暴发,最后成为破坏环境的农药甚至原子弹的铀提炼等化学污染产业大鳄。

       越战时期美军使用的生物武器“橙剂”,美军就是用这个“橙剂”把越南游击队用来藏身的茂密森林,烧成了光秃秃的山坡。“橙剂”中含有剧毒“二恶英”,“二恶英”号称世纪之毒,其毒性是砒霜的900倍,80克可以致80万人死亡,可能诱发癌症、心血管疾病、肝脏疾病、生殖系统紊乱和发育障碍等一系列疾病,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将其列为人类一级致癌物。孟山都公司是美国军队橙剂的主要供应商。孟山都生产的橙剂所含二恶英要比陶氏化学公司生产的橙剂高很多倍,陶氏化学公司是用于越南的橙剂的另一家主要供应商。二恶英是人类已知的最剧毒的化学物之一,允许的含量是以万亿分之几计算的,理想的含量是零。孟山都生产的橙剂与其他公司生产的橙剂相比,更具致命性。美国国内使用的三氯苯酚的二恶英含量在百万分之零点零五左右,而运往越南的高达百万分之五十,也就是说,比正常值高1000倍。

    多氯联苯也是孟山都的主要产品,他在安尼斯顿镇的工厂给当地带来重大的污染,当地居民普遍多氯联苯超标。2002年孟山都公司被判罚款7亿美元赔偿安尼斯顿镇的居民。而多氯联苯剧毒污染的真相被孟山都公司刻意掩盖了40年。 

    1981年孟山都开始转向生物技术领域,经过多年潜心研究,孟山都的科学家终于研制出一个经过人工修改的植物细胞,这是第一次在人类历史上改变了植物细胞的基因,实现了生物技术领域的重大突破。1990年,孟山都将所有有关化学制品的业务转移给一个新成立的名叫Solutia的公司,也将很多化学污染诉讼留给Solutia。

    和曾经的跨国生化巨头陶氏化学、杜邦一样,孟山都也摇身一变,彻底告别了不光彩的过去,变成了一个完全彻底的跨国生物技术巨头,也成了世界主要粮食作物的转基因种子的专利持有者和控制者。


 

                                                                

一分钟了解“中持新兴”

        
中持新兴环境技术中心(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持新兴”),以“创新解决新兴环境问题”为使命,针对以二噁英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为代表的新兴污染物提供防治对策咨询、技术方案制定、治理装备出售与安装等专业服务。公司自成立以来,与清华大学等单位紧密合作,承接了多个全球环境资金(GEF)项目、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项目,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和环保公益项目。

        中持新兴前身为“履行斯德哥尔摩公约技术转移促进中心 (TTPC) ,该中心是由环境保护部对外合作中心(FECO)在GEF项目支持下建立的,并在国家高科技支撑计划(863计划)项目的支撑下,为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履行<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的国家实施计划》(NIP)提供技术支持
        中持新兴与
清华大学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研究中心以新兴有机污染物控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作为研发平台,由中国环境科学学会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专业委员会主任、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余刚担任首席科学家,带领由10多名高级工程师和研究生组成的团队开展创新研究。中持新兴环境技术中心拥有“一种催化降解二恶英的系统 ZL201220443818.7;用于处理烟气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催化降解装置 ZL201320503601.5;一种POPs催化降解装置 ZL201310359533.4”等多项专利。中心研发的催化降解系统去除效果好、使用寿命长、运行费用低、无二次污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可以高效去除垃圾焚烧钢铁冶炼殡葬等行业烟气中所含二噁英,是控制烟气中二噁英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