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News

1999年比利时二噁英鸡污染事件

发布时间:2015-08-14 10:21:16 来源:中国环境资讯网

       当四川资阳猪链球菌病点燃了2005年国内食品污染的导火线时,人们对食品安全的神经再次绷紧。食品安全和公共卫生再度成为公众聚焦的话题。在泛黄的记忆里,这不由得让我们想起了1999年震撼世界的比利时二恶英鸡污染事件,事件的影响范围之广,成为继英国疯牛病危机之后欧洲最大的一起食品污染案。


        二恶英鸡污染事件起因是饲料,最终导致比利时内阁集体辞职
事端起于比利时一家叫维克斯特粉料生产厂,而问题出在饲料上。半个世纪以来,欧洲各国普遍在家禽和牲畜饲料中添加一种动物粉料,其主要原料是各种动物的骨头、皮、脂肪和下水。这种动物粉料含有禽畜生长所必需的蛋白质,使用添加这种粉料的混合饲料后,禽畜6周内就能从45克长到2.5公斤,上市周期大大缩短。这对饲养者来说自然很有吸引力。
1999年1月18日,维克斯特(Verkest)一辆装载动物油脂的油罐车遭受工业用油的严重污染。据调查,该厂有8吨粉料掺进了被二恶英严重污染了的工业用油。但在顾客需求和巨大利润的驱使下,1月19日至26日,维克斯特继续把被污染的动物油脂供应给9家比利时饲料生产厂,法国2家、荷兰和德国各1家饲料工厂也进口了维克斯特厂的粉料。这13家饲料厂又把污染了的饲料卖给了数以千计的饲养场。

\

        二恶英污染就这样无声息地传播开了。事态浮出水面是在1月底。比利时一家叫得伯让班德(de brabander)的养鸡户首先注意到他们的肉鸡生长异常,蛋鸡下蛋减少,因而向保险公司提出补偿要求。3月18日,保险公司将得伯让班德公司所购入的1月份生产的动物饲料样本送到实验室化验,结果发现鸡脂肪中二恶英的含量超最高允许量的140倍。比利时司法部门在对维克斯特厂调查时就发现了很多假发票。在比利时,由于饲料行业偷税漏税行为广泛存在,无法确定维克斯特厂是否仅将粉料卖给了这13家饲料厂,而这些饲料厂又究竟把饲料卖给了多少家农场。这是个难题,给控制二恶英污染制造了很大麻烦。

       正式证实鸡肉被二恶英污染是4月26日。但5月12日,比利时政府卫生部长说他才知道这件事。即使如此,在后来的半个月里,政府仍没作出任何正式反应。
5月27日,在得知弗拉芒地区的一名记者对此事已有所闻后,比利时政府卫生部发了一份简短的新闻公报,却强调事态已在控制之中。5月28日,这一消息经报纸披露后,马上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于是,卫生部决定禁止所有 1月15日至6月1日生产的鸡肉和鸡蛋上市,禁止宰鸡场继续屠宰。
6月1日,迫于强大的国际和国内的压力,比利时卫生部和农业部部长相继被迫辞职,并最终导致内阁的集体辞职。新的卫生部长一上任就宣布,经化验,鸡脂肪中二恶英的含量超标1500倍,决定除鸡和鸡蛋外,以鸡肉和鸡蛋为原料的其他200多种产品也禁止上市,如蛋黄酱、含蛋面等。此后,卫生部又把禁止上市的范围扩大到牛肉、猪肉及其衍生产品。事态总算朝着缓和的方向转变。
在6月13日欧洲议会选举和比利时立法选举即将到来之际,“鸡污染事件”把有“雄鸡”之称的德阿纳首相弄得焦头烂额。他承认,这是他一生中所经历的一次最大的危机。民意调查显示,有1/3的选民要改变投票意向。

        二恶英鸡污染事件引起了全球食品安全恐慌,促成国际迈出控制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重要一步
二恶英鸡污染事件对比利时的政治、经济产生的影响极其严重。食品信任度下降,国内消费减少,产品积压。《自由比利时报》的一篇社论说,牛肉不能吃,猪肉不能吃,鸡和鸡蛋也不能吃,那么“今晚我们吃什么?”超市里许多货架空空如也,摆在货架上的鸡和鸡蛋,尽管标明“法国进口,质量保证”,但也很少有人问津。商店的销售量下降了2/3。而鱼的销售红火了起来,许多鱼的价格上涨了30-40%。几家专门销售绿色产品的商店更是人满为患。弗拉芒地区农业组织称,由于“鸡污染事件”,全国农场每天直接损失就约10亿比利时法郎。1999年比利时的经济增长可能因此下降0.2个百分点。
       
      而最严重的是,比利时产品在国际市场的形象受到重创。几十年来,比利时产品特别是食品的质量一直享有良好信誉。事件发生后,欧盟各国对比利时的肉类和奶类产品实行禁运,以及北美、东欧、亚洲各国的纷纷抵制就是实例。已发出的货物被中途退回,许多订购合同被取消。当时比方有关人士就估计,重建信誉和市场大约需要好几年。据统计,“鸡污染事件”对比利时共造成直接损失3.55亿欧元,间接损失超过10亿欧元,对比利时出口的长远影响可能高达200亿欧元。
比利时“鸡污染事件”在国内闹得沸沸扬扬的同时,在国际上也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1999年6月2日,因处理疯牛危机不力曾遭到欧洲议会不信任投票的欧盟委员会这一次非常谨慎,指责比利时“知情不报,拖延处理”是失职行为,对比利时政府采取的措施尤其表示不满。于是采取了较比利时政府更严厉的措施,决定在欧盟15国停止出售、并收回和销毁比利时生产的肉鸡、鸡蛋和蛋禽制品,以及比利时生产的猪肉和牛肉,并保留向欧洲法院上告比利时、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力。

       美国则决定全面封杀欧盟15国的肉品,农业部要求禁止从欧洲进口鸡肉和猪肉。并说直到欧洲的肉食品完全摆脱受污染才解禁令。

      法国也决定全面禁止比利时肉类、乳制品和相关加工产品进口,其中包括使用动植物油制成的糕饼。66家农场的肉品,因为饲料来源有问题,也遭到当局管制。法国还为此专门成立了危机处理小组,封闭了70家有嫌疑饲料的养牛场。

      希腊农业部宣布,希腊禁止进口及买卖比利时鸡肉及鸡蛋等产品,后来扩至比利时的牛、猪肉及包括牛奶等相关产品。对已进口的比利时冷冻鸡肉及蛋黄酱等产品进行销毁。 韩国于6月5日紧急回收受污染的欧洲猪肉。新加坡除了禁令外,官方建议国民扔弃所有相关的食品以保万无一失。瑞士和俄罗斯停止了鸡肉类和鸡蛋产品的进口后,又禁止出售比利时的牛奶及奶制品、奶酪、猪肉和牛肉制品。此外,中国、日本、加拿大等国亦纷纷采取暂停进口或禁售措施。
 
     在二恶英鸡污染事件余波未散之时,联合国环境署就有关国际条约中加入有约束力的控制二恶英等污染物质的条款进行了紧急磋商。根据联合国环境署理事会1997年2月7日第19/13C号决议,2000年12月4-9日,政府间谈判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召开,130多个国家的500多人参加了本次会议。经过各方斗争和妥协,国际社会终于达成协议,将禁止使用12种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其中一种就是12种首批控制的有机污染物中毒性最强、对生态环境影响最大、同时污染控制最难的二恶英。该公约的达成,标志着国际社会在有效控制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方面迈出了重要一步。

 

                                                                

一分钟了解“中持新兴”

        
中持新兴环境技术中心(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持新兴”),以“创新解决新兴环境问题”为使命,针对以二噁英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为代表的新兴污染物提供防治对策咨询、技术方案制定、治理装备出售与安装等专业服务。公司自成立以来,与清华大学等单位紧密合作,承接了多个全球环境资金(GEF)项目、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项目,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和环保公益项目。

        中持新兴前身为“履行斯德哥尔摩公约技术转移促进中心 (TTPC) ,该中心是由环境保护部对外合作中心(FECO)在GEF项目支持下建立的,并在国家高科技支撑计划(863计划)项目的支撑下,为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履行<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的国家实施计划》(NIP)提供技术支持
        中持新兴与
清华大学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研究中心以新兴有机污染物控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作为研发平台,由中国环境科学学会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专业委员会主任、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余刚担任首席科学家,带领由10多名高级工程师和研究生组成的团队开展创新研究。中持新兴环境技术中心拥有“一种催化降解二恶英的系统 ZL201220443818.7;用于处理烟气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催化降解装置 ZL201320503601.5;一种POPs催化降解装置 ZL201310359533.4”等多项专利。中心研发的催化降解系统去除效果好、使用寿命长、运行费用低、无二次污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可以高效去除垃圾焚烧钢铁冶炼殡葬等行业烟气中所含二噁英,是控制烟气中二噁英的最佳选择。